二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

🍶两鬓霜 一客行 新绿衬酒红
七颗星 一袍风 尧舜对苍生

【露中,微苏中】我已释然,君却不然。

*三十儿肝出的鬼短篇【真短】
*OOC高亮
*歌曲部分翻译【懒啊懒得很理直气
壮啊】
*场景默认:家
*文笔烂啊慎点233
 

  “小耀,你在听什么呀?”伊万忍不住走到王耀身旁,噘着小嘴儿:“都不理万尼亚了……”
 
  “哦,‘苏维埃进行曲’。”所幸王耀音乐的声音开的不算太大,他抬眼见伊万噘着嘴,两只紫晶色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长长的睫毛不时忽闪几下,似乎要挤出眼泪来。他不禁失笑,抬起胳膊随手捏了一把伊万软软的脸蛋。
 
  伊万意思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脸,俯下身子,轻轻地摘下了王耀左耳的耳机还报复性地咬上了他的小耳垂儿,用余光瞥见自家小可爱的脸“噌”地一下红了,他更是来了劲儿,一边啃咬舔舐一边在耳边喃喃:“那是什么,万尼亚怎么不知道什么‘苏维埃进行曲’。”

   王耀赶紧推开了伊万,他都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搞什么突然袭击啊春虫虫熊!”见伊万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王耀翻了个能上天的白眼。显然,这头熊还沉浸在偷到了糖的窃喜中。“咳咳…这是‘红色警戒3’的主题曲,美国黑苏联的。”王耀脸上的红晕慢慢退了下去,“要听吗?”
 
  一听到是美国黑苏联的,伊万的眼眸暗了暗,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沉了一下:“小耀…为什么要听美国黑苏联的曲子…”明知心里是抗拒的,但还是蹙着眉接过了王耀递给自己的耳机,塞进了左耳。
 
  哼,万尼亚倒要听听这死脂肪团是怎么黑的!
        Наш 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 покарает
       Весь мир от Европы к Неве На Восот-ок
        Над землёой везде будут петь:
                                   ……
 
  伊万很快由开始的抵制转变为了惊讶:“好,好强的节奏感!沉重,庄严,激昂…这是很典型的五十年代苏联军歌!太…太像以前那个时候了!”伊万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噢不,它跳的太快了!而且越来越有力……
      Благодараный низкий поклон
            (这就是我们伟大苏维埃)

  “不,这心跳,已不在是我熟悉的节奏!我在变!”伊万捂着心口,转头看了眼王耀。出乎他意料的是,王耀垂着眼帘,眼低没有一丝波澜,比起以前那波涛汹涌的大海,这湖面都显得有些太平静了。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偶尔眨一下他那琥珀色的眼睛。
 
  骤然,伊万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睛发热,火热吞噬着冷酷神秘的紫色,火热,仿佛立马就要烧起来!是红色!“我的眼睛,变,变成红色的了!”伊万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一只眼睛,他显得有些慌乱。是的,伊万现在很害怕:“我这是怎么了?我在怕什么?”
    Столица водка  Советский медведь наш
  (共同建立共产主义新社会)

   “共产主义…那是…共产主义……”伊万的意识在被共产主义侵犯,很快就没有了资本主义的一席之地了。
 
  “我…我是……”伊万低着头,一手紧攥着心口的衣料,一手捂着一只眼睛,庄重激昂的军歌还在耳边回响。他现在很乱,很慌,很怕……

   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拿开了伊万捂着眼睛的手。唔,那只手好温暖……
 
  在赤红的双瞳中,王耀看到了害怕,慌乱和逃避。他发出了个鼻音,伊万也不知是笑还是叹气。
 
  “怕什么,慌什么,你不用逃避什么。伊万,你现在是俄/罗/斯/,就算你变成了他的样子你也不是他…”王耀顿了顿,继续说道:“他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我明白。你现在能变成他的模样是因为他在这副身体里留下的残念被这首歌激发出来了…而已。”王耀的声音很平静,倒是像柔和的海风,带着清凉慢慢吹醒了伊万。

tbc……

【蜜汁彩蛋】
  晚上:
王耀的小脑袋忽然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主动用自己的鼻尖去蹭了蹭伊万的。
  “晚安,我的小笨熊。”
  笑着,伊万把王耀轻轻搂进了自己怀里,低头吻了他的额头。
  “晚安,我的小可爱。”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