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

🍶两鬓霜 一客行 新绿衬酒红
七颗星 一袍风 尧舜对苍生

【露中】我们重新开始吧

*大概是写手挑战x不虚x
*有点长,希望看官能看完(啊顺便再求点评论啥的www)
*微米耀,OOC,肾
*开始咯x
             
 
 
   “不知道!没有!去你妈!滚!伊万.布拉金斯基你个禽兽!”不大点儿的卧房中,王耀撕心裂肺的叫喊震耳欲聋。他疯狂地推着将他死死压在身下的人。王耀身上遍布青紫色的吻痕,脖子上还被套了个项圈,上面挂着个写着“属于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小铜牌,王耀胡乱挣扎着,样子活像一只不听主人话的小猫。
 
  “不行哦小耀,我爱你,在你面前我没有任何秘密的保留,而你,也不被允许在我面前隐藏分毫。”说着,伊万粗暴地掰开王耀修长的双腿,不带润滑地直接将自己的硬挺捅了进去。
 
  “啊!混蛋!快把你那该死的玩意儿拿出去啊啊!”王耀疼的眼泪迸溅,而伊万却好像被激怒了一般,开始在王耀体内快速驰骋,他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味,直到王耀被顶弄的昏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王耀醒来,他旁边早已空无一人,床单、枕头和被子都冰冷似铁,让人心寒。床单上还有斑驳的血迹,没错,伊万昨晚把他操出血了,王耀每动一下身体,就感受到后面的伤口撕裂一般的痛楚。
 
  “嘶……嗯啊……伊万.布拉金斯基你...你禽兽不如!”王耀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现在只想逃离这里,离这个恶魔越远越好。可是他现在能怎么办呢?伊万开始只是将他囚禁在这房子里,而现在却得寸进尺,直接每天将他囚禁在床上,白天他出门让在家王耀休息,晚上回来直接上床把他操到射尿。
 
  “该死的……”王耀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天该在床上怎么度过“我当时怎么会对这样的人产生感情……”
 
  大概是第一眼,就沉浸在那潭紫晶潋滟的湖水中了吧。
 
  傍晚,王耀果然依旧躺在床上,虽然什么也没做,但是身体感觉好些了。“咔嗒。”门开了,伊万身着正装,黑色的西服外加打着领带的白色衬衫,只是那原本锃光瓦亮的皮鞋,因为在外长时间的奔波而沾了少许泥土。
 
  看着伊万一进门就朝自己走来,王耀不禁翻了个:“衣冠楚楚的禽兽。”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伊万就欺身压下,啃咬着王耀的嘴唇,霸道的吻将王耀的咒骂全都堵了回去。他用膝盖抵住王耀的下体,扼制他的行动,然后继续一路向下,粗暴地亲吻着王耀的脖颈,舔咬着他的喉结。本来那些旧的青紫色吻痕还未褪去,就又覆上了新的红色标记,王耀被弄的身上一片姹紫嫣红,全身上下爬满了淡红色的花,它们妖艳地怒放着,衬得王耀更加妖娆。
伊万眯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欣赏着眼前的美景。这样的小耀,只能让万尼亚一个人看见哦。
 
  “耀……你这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妖精……”一边说,伊万一边坏笑着抬起王耀的屁股,粗糙的大掌揉捏着细腻又富有弹性的臀瓣。“你真太美了……就像——”
 
  “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挣扎着踹开伊万,起身坐在床头,他受不了了,他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被人玩弄于身下的生活了。王耀愤怒地瞪着伊万,虽然在对方眼里,这样的他就像一只炸毛的小猫。
 
  “你看看你,还在从嘴里发出甜腻腻的喘息呢。”伊万轻笑着,他根本不在意王耀的感受。“小耀你这么不听话,果然是欠操啊。”
 
  “滚!”王耀推开向他逼近的伊万,“你说你爱我,可是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的占有欲恶性膨胀,你只知道要占有我,在我的身体里不断地宣誓主权,可是我不是性爱的机器,快感的奴隶,我是一个拥有灵魂的人!你根本不了解我,伊万.布拉金斯基你错的彻彻底底!我现在唾弃这个地方,包括你!”王耀发疯似的狂吼着,句句话像钢针一样无情地扎进伊万的心,鲜血很快从这不怎么干净的心脏中流下来。伊万的眼睛中阴霾弥漫,他眨了一下变得浑浊了的双眼,低声说道:“想走是吧……那你最好快滚。”语末他又拔高了声音。“不要等我反悔了。”说着他便走出了房间。
 
  王耀也不怠慢,快速地收拾了一下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把它们全都装进了行李箱,然后抬屁股就走,临走前不忘对着门口的穿衣镜扯掉那套在脖子上的项圈。
 
  再见吧,伊万.布拉金斯基。就算你占有了我的肉体,我的灵魂也从来都不属于你。
在门“啪”的撞上后,偌大的房间了便再也没了声响。伊万坐在沙发上,旁边是烧着旺火的壁炉。他眼神深邃,火苗的影子在他脸上跳动着,他的影子映在墙上,被夸张地拉长、放大,样子像极了隐忍着怒火的魔王。
伊万在和另一个自己赌,赌王耀会不会回来。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错得彻彻底底!”这句话就像恼人的蝇叫一样在伊万耳边回响,那些本来模模糊糊的王耀愤怒的样子在不断的重叠之中变得清晰而深刻,徘徊在伊万脑中。“怎么可能不回来!”伊万心想:“那天我骑着马,在旁边的怪树林里遇见他,他就身无分文、无依无靠!要想活命,他肯定回来!”伊万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对!伊万.布拉金斯基你不可能错!错的是王耀!我不会错的!他会回来!到时候我一定要,一定要——”
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了,而伊万依旧挣扎于痛苦的泥潭。
 
  “一定要……一定要干嘛呢?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我是在等王耀回来?还是在等那个错误的我悔改?我……真的赌 输了吗?”伊万的眼前开始出现重影,他那长长的睫毛缓慢扑闪着:“好难受啊……感觉自己要倒下了呢……”
伊万感觉自己的思绪乱七八糟的,他浑浑噩噩地闭上了那双让王耀朝思暮想的紫晶色眼睛。
失去了自己渴求的温柔,伊万很快病倒了。
而离开了伊万的王耀日子过得可没有那么糟糕,他其实是有一间小破房子的,在很偏远的草场上。那是阿尔弗雷德在他最困苦的时候给他找的。王耀其实很喜欢这用冰冷石砖堆砌起来的小屋。
 
  “不像伊万那个豪华的牢笼。”王耀现在想着。“我是不会错的,离开他,我果然畅快了很多。像一只恢复了自由的小鸟。”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倒床就睡,一路的奔波加上赌气可把他累坏了。
 
  就这样平静地独自生活了一段时间,王耀意识很快意识到自己开始不由自主地想伊万了。他辗转反侧,思索着是回去面对还是永远的逃避。
 
  突然一天夜里传来的一阵敲门声把王耀吵醒了,王耀皱了皱眉,心里一阵不悦:“这人烟稀少的地方,到底谁会来找我啊?”紧接着,惶恐接踵而至:“对呀,到底谁会来找我呀?我已经离开这里一两年了,附近没有人认识我,因为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人!”
王耀咽了口唾沫,掀开被子,提心吊胆地走过去悄悄把门开开一条缝。“嘶——”王耀不禁到吸了一口凉气,心脏险些漏跳了半拍。
由于是夜晚,门外高大的黑影几乎要融进夜色,根本看不清样貌,唯有来者那双紫晶色的眼睛,在黑夜中无比抢眼。王耀的心像是被人抓着提了起来一样,自己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眼睛,仿佛要溺死在这片星光璀璨的紫色潭水中。
 
  “伊万?他是怎么找来的?笑话,我怎么可能想他。”王耀心想着,即使他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挣扎。他使劲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想赶快确认这是场不真实的梦。
 
  “哈哈哈王耀,Hero来看你啦!”
 
  啊?这含有剧毒的迷之笑声是怎么回事?
 
  果然刚刚的是幻象。虽然内心里还是对“伊万”有些不舍,不过王耀迅速将心存的失落掩埋在眼底。
 
  “咳,原来是你呀!阿尔,我们好久不见了!”王耀扯出一个还算好看的笑容,“来,快请进。”
 
  阿尔也不再客气,大摇大摆地进了屋,和王耀寒暄几句后便开始很自然地和他聊起来。
两人相谈甚欢,竟是忘了现在已是什么时候。
 
  “王耀,说起来,我明天要回国了。”阿尔突然提起要离别,屋里的气氛瞬时间压抑了不少。
 
  可是王耀好像很欢乐的样子:“是吗,那能不能带我一起走?我想离开这里。”他几乎要跳了起来。王耀显然选择了后者。——逃避吧,我不愿再面对。
这真是决定未来命运的一夜啊,王耀你千万不要下错了棋。
意外地看到王耀居然是这样的反应,阿尔楞了一下后笑道:“哈哈哈好啊,Hero乐意至极。”说着他站起身,“时间不早了,已经是后半夜,你快睡吧,收拾好东西Hero明天来找你。”
 
  “好,我等你啊。”王耀起身送走了阿尔。
 
  没有人注意到,阿尔弗雷德临走前危险地勾起了嘴角,也没有人知道王耀过分的激动,是为了竭力隐藏他在逃避之时那痛苦不堪的内心。
夜很静,几乎所有人都已沉沉地睡去,然而只有一个人的心脏在兴奋地跳动——伊万.布拉金斯基。他大病全愈,正在享受着如同重生般的喜悦。“小耀,以前是万尼亚不对,把爱变成了病态的占有……我的确不了解你,只知道去囚禁我向往的温柔,却不知道你是如此温柔而强大的人——强制只能掠夺你的肉体,你不愿意,谁又能得到你的灵魂呢?幸好我意识到了,那就让万尼亚重新去求逐你吧~小耀~我渴求的光明和温柔。”
 
  伊万穿好衣服,跨上他的黑骏马,便开始了一路的上下求索。
 
  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天刚蒙蒙亮,王耀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他飞快地收拾好行李,整装待发。
伊万和王耀两人真的再无缘分了吗?等伊万来时,等待他的真的只有空无一人的屋子了吗?
不知道,生命的纸牌摊开,也许两人的终点写的皆为孤独。
门被敲响了,门口站着的正是阿尔弗雷德。
 
  “亲爱的耀,我来接你了。”
 
  “嗯。”
 
  两人双双提着行李,迈出门槛,走在青葱的草地上。突然,阿尔停了下来,他紧紧地握住王耀的手,“耀,其实带你一起回国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和我结婚。”
 
  阿尔弗雷德的眼神像闪着蓝光的利剑直刺入那平静的琥珀色湖水。瞬间惊起一片涟漪。
 
  “什么?!”
 
  “答应我,和我结婚,我就带你回国,我们一起享受那里的一切……”阿尔又上前一步,他的脸贴近王耀的,声音也变得磁性,仿佛在蛊惑王耀。
 
  “不……不可能!”王耀推开阿尔,不料却被反抓住了衣领。
 
  “王耀!为什么?你为什么拒绝我?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还是因为你已经有了你爱的人?是谁!快告诉我!我要让他——”
 
  “走开!阿尔弗雷德你个疯子!”王耀再次使劲推开他,“我要回去。”王耀转身提起行李就跑。留下愤怒的阿尔弗雷德在原地狂吼。
 
  “伊万……是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唐突地离开你……因为我发现我根本离不开你,我一直违背心声在做着愚 蠢的逃避,现在回过头来发现我无法消抹对你产生的爱,我再也忍受不了这心如刀绞的痛苦了。我感觉我的灵魂失去了另一半,真的好痛苦……现在,请让我去找回来吧,伊万,我爱你,远不止那双紫晶色的眼睛。”
 
  王耀低着头,快步走着,他什么也不顾,只想着赶快回到那偌大的别墅里,回到伊万身旁。
 
  “前面的人!小心!”紧接着,一串马的嘶鸣使王耀停住了脚步,他刚刚想伊万想得入了神,根本没有注意前面的路。他抬起头,迎面是一匹高头大马,毛色乌黑发亮,却又是那样的不真实,像从水墨画中纷沓而至的。
 
  老天恐怕都没想到这似乎注定的错过巧妙地转化为了惊喜的遇见。
 
  “好耳熟的声音……”王耀想。
 
  “好眼熟的身影……”伊万想。
 
  铂金色的发丝,紫晶般的眼睛,高大的身躯跨坐在马上如同英雄一样,身后的围巾随风飘扬。
 
  乌黑柔软的头发,琥珀色的眸子,瘦小的骨架撑起的身体像在田野里的姑娘,小小的马尾因为奔波有些凌乱的搭在肩上。
 
  几个昼夜以来,我日思夜想的人啊……
 
  几个春夏以来,我跋涉寻求的人啊……
 
  今日,我虔诚地向你的灵魂乞求回首。
 
  此时,我诚恳地向你的灵魂祈求原谅。
 
  伊万!他迈开步子向前跑去,激动得泪珠散落在空中。
 
  王耀!他跨下马走上前迎接,温暖的笑容在脸庞荡漾。
 
  他们相互拥抱,在对方的耳畔呓语。
 
  “小耀你说的没错,以前的我确实错了,我不该——”
 
  “好了好了,”王耀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那看来我们都错了,那么我们——”
 
  “重新开始好吗?”俩人异口同声的问对方,又是同时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好。”
 
  “小耀~万尼亚好开心~啾~”伊万温柔地抚摸着王耀柔软的发丝,在他的脑门上轻轻落下一吻。
 
  “噗,你真的变了呢。”王耀甜甜地笑着。
 
  “当然了,我可是为了小耀才重生的哦~”说完又是一吻落在王耀的小鼻尖上。“啾~”
 
  “你亲够没啊?”王耀羞红了脸颊。
 
  “没有呢~小耀万尼亚叫你一声你敢应吗?啾~”伊万吻了左边的脸颊。
 
  “哼,怎么不敢。”
 
  “布拉金斯基夫人~”说着伊万又吻了右边的脸颊。“应呀应呀~啾~”
 
  “嗯。”王耀赌气似的撅起小嘴。
 
  “小耀这样是想让万尼亚亲上去吗?”紧接着王耀就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唇瓣。“啾啾啾~♡”
 
  王耀幸福地笑了,现在就挺好。至于以前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管他呢~反正我已经不记得他的样子了啊~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