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明

🍶两鬓霜 一客行 新绿衬酒红
七颗星 一袍风 尧舜对苍生

【药许】桃花扇



 *背叛场景再现x但请勿于原著中的场景match!!!

*您的好友【高中语文老师许愿】已上线

*ooc小王子就是我x极短预警xxx


  面对药不然的背叛,许愿顿时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一落千丈,跌进深不见底的黑暗。他微怔之后,却只是冷笑一声:“我可真是‘白练无情,送君王一命’啊。辛苦你了,药二爷。”自己曾经信任他,把他当哥们儿看待,甚至把自己的后背都交付与他了。结果他药不然居然在一切即将水落石出的时候在背后生生捅上一刀!

  很疼吧。

  纵然鲜血飞溅,而所有的疑问也都有了答案。就像拼图上那些残缺的部分终于被补上,找到了归宿,然而拼出的图案却不尽人意。

  曾经的模模糊糊,一路的寻寻觅觅,不断的上下求索……许愿咬着牙徒手拨开层层云雾,本以为真相会愈加清晰,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好一个措手不及啊药不然。许愿冷眼盯着药不然,敌众我寡,叛徒就在眼前,昂着他那仿佛沾有血污的脸。“我还能拿他怎样?”许愿自嘲道,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雾里看花花非花,水中望月月非月。”

  “是非真假假亦真,善恶正邪邪亦正。对吧大许?”药不然佯装顺理成章地对出下句,心里却对许愿刚刚引用的《桃花扇》里那句烙印颇深。谁都知道下句是什么,就是心照不宣。

  “伤心煞煤山私幸,独殉了社稷苍生。”整篇文若是用一个词概括,那恐怕就是“悲愤”了。极度的悲伤和愤恨。

  药不然的眼神忽然越过许愿,嘴角动了动,眼中的苦涩又转瞬即逝:“哎,大许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那我们以后就再无信任可言了呗。”

  明知故问。

  许愿也懒得再注意他微小的变化:“在我琢磨出你身份的那一刻,它就没了。”

 


药许头像2.0
略改了一下www
不像的地方致歉www

捏了个药许
资源有限,勉勉强强吧qwq
头发我真的找不到相似的orzzzzz
见谅感谢!
继续求扩!

【药许】祝各位晚安鸭!

*又是无比水的短短ww 编一个晚安的短短w
*OOC高亮!感谢原谅www
*求扩列ww

   “X!我X那帮片警!哥们儿真想一枪崩了他们!”药不然跑得有些累了,他三步一回头,见后面没了人影才放慢了奔跑的速度,骂骂咧咧地绕了道朝四悔斋赶去。四悔斋同其他平房一样隐匿在了黑暗中。往巷子深处走去,寂静慢慢将喧闹遮盖,夏虫歇了鸣叫,碧柳停了荡漾。微风将熟睡的生灵送入梦乡,头顶上星光点缀着斑驳的夜空。药不然不禁放慢了脚步,摸索到四悔斋门前。

  “咔嚓。”药不然拔出钥匙,轻轻推开四悔斋的门。屋子里一片漆黑,他随手拉开了木桌上的台灯。顿时略显昏暗的黄光把不大的屋子照了个满堂。不管是精致的器皿,古老的家具,还是刚刚归来的药不然,都被平添了几分柔色。

  “大许?”药不然悄悄喊了一声,他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扫视着屋里的一切。很快,他就在卧房里看到了熟睡的许愿。

  许老板依旧睡在最外边,微弱的柔光照在脸上,被子被睡得有些凌乱,大码的衬衫也斜挂在人身上,隐约露出藏在里面的锁骨。药不然的喉结明显动了一下,他走上前扒开了人单薄的衬衫,在许愿的锁骨上轻轻啄了一口,然后替人盖好被子,关上门美滋滋地去洗漱了。

    等他再打开卧房的门,药不然明显看到许老板换了个保守的睡姿。他咧嘴一笑,关了灯,猫着腰爬上床躺到紧里面。轻车熟路地钻进人的被窝,被吵醒的许老板朦胧中斜了他一眼,药不然“嘿嘿”两声,试探之后搂住人,吻了吻他的脸颊才安心睡下了。

祝各位小天使晚安!

【特水】圈里还有没有人鸭

感觉药许有点太冷了(容我炸一下)
希望有小天使回应!感谢wwww

【酒鱼】不怎么科学的神仙日常

*剑仙白x酿酒仙官周
*ooc高亮,无脑神仙日常
*鲲设定可大可小(就像金箍棒一样:-)),假装天上也有青楼:-)

 
  零. 背景
 
  几万年后,降妖伏魔,平定暴乱的时期已去,天上的神仙们又过上了舒坦的太平日子。

   壹. 只要一封信,酿酒小哥带回家!

  天堂里滚滚红霓中射出金光万道,各座宝殿前缈缈紫雾里喷涌瑞气千条。在一片祥和之景下,今日各路神仙也悠然自得。除了蓬莱仙岛旁莲花殿里的一位神仙。此时他正站在堂上很是急躁。

『莲花殿里』

  “唉!没想到我堂堂上仙也有手头紧的时候!”剑仙李白看着自己的支某宝不禁抹了把辛酸泪:“都赖死韩信!一天到晚往哪跳不好,老拉着我往青楼里跳!那帮妓女一个个可都是吸钱的精!”

  通报的小厮站在堂上,弯着腰小心翼翼地一抬眼,强笑着说:“上仙,送酒的小哥已经在外面等三百秒了……”

  没钱付快递费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李白盯着手机屏幕,眉毛活活拧了九曲十八弯:“要不……以后干脆不卖酒了?这样就不用担心快递费了?不行不行!”他坚决地摇了摇头:“没有酒我连第一集都活不过!……那我去酒府取?也不行,每天一来一回路太远!或者,这路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李白忽然眼睛一亮:“好!就这么办!”

   “二明,”他忽然走到小厮面前坚定地说:“我决定了,你先帮我把钱付了,回头给你加两毛工资。他带到我书房里,然后把酒收了。”说完李白一挥袖,转身进了书房。

  “是。”小厮把到嘴边的妈卖批憋回去,倒着小碎步拉开朱漆大门一看,那送酒的居然躺在他的鱼上睡着了……

  “醒醒吧嘿!”小厮摇醒了他:“这送酒钱给你。上仙请你去他书房一趟,酒就先放这吧。”

   “哦,好。”庄周起身揉了揉眼睛,把递过来的一串铜钱系在腰上,从鲲身上跳下来,跟着小厮晃晃悠悠地进了书房。

  “上仙,神仙到家酿酒业临时快递员庄周已为您请到书房。”说着小厮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就退下去收拾撂在门口的酒了。

   书房里李白一身素袍,身披鹤氅,一看人来了,立马露出招牌式帅得掉渣的笑容:“呦,来了就请坐吧,伏天天热,进来喝杯茶。”

  庄周一身宽松的灰白布衣,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粗麻布腰带。哦,还挂了一串铜钱。他坐下后也不客气,端起案上已准备好的凉茶,弯眸笑道:“下官多谢上仙。”

  “嚯,不推脱,好说话,这人正合我意!”李白心里美滋滋,也笑着啜了口茶,开口询问:“不知先生姓甚名谁?”

  “嗒。”庄周把茶杯一放:“下官姓庄,单名一个周字,字子休。久闻剑仙大名,不知上仙请我进来有何事?”

  “既然子休问了,那我也废话不多说。此番请你前来,是想让你辞去那在酒府的公职,就在我这里做酿酒仙官。不知子休意下如何?”李白也不含糊,厚着脸皮把肚子里憋好的主意说了出来。

   庄周眨了两下眼睛,心里了然了他的意图。“这不相当于直接从我们酒府抢人吗?”他腹诽,脸上却仍保持着微笑:“就算你是上仙说啥是啥,我也要让你尴尬一下。”

   如此沉默了片刻,庄周又是一笑,只是这回嘴咧的弧度大了点:“敢问上仙是不想付这每日的快递费否?”

  被人一秒看破动机,李白不禁习惯性地捋了捋头发:“呃……确实如此,不过我看子休身穿酿酒的官袍想必只是替人送酒吧。且我府上也有专门酿酒的地方,那里的环境可比几十号人一起工作的酒府好多了。”说完他柳眉一挑,身子也往前一倾,看着庄周:“庄师傅再考虑一下?”

  “上仙既然提出,子休岂敢不从?”一个好的工作环境的确有吸引力。庄周低头一拱手:“我先回去收拾衣物,烦劳上仙将此事告知管事。”他把凉茶饮尽,起身道:“告辞。”

  “好,恕不相送,李某这就拟一封书信,派人送到酒府去。”李白一见这人如此爽快,笑看着庄周一步三摇的背影,心里很是满意。那挂在他腰间的铜钱的脆响,在大殿里回荡。

————————————分割线——————————————

   当庄周撂下鲲进屋找李白去时,正好蓬莱三仙出山遛弯。他们仨一看见鲲在李白家门口,惊了。

   福星:“这怎么回事啊这个?剑仙家门口怎么有条大鲸鱼啊?”
  寿星:“他该不会是又喝醉了要在天上建海洋馆吧……”




最后要感谢死死一直对我的支持和帮助! @唐死死 【抱住】

来给拼贴做点贡献。。。
胶带基本上都是送的或买的分装,不记得叫什么了orz